回忆我的前半世 ( 情感都市)

hz • 发布于 4月前 • 29次浏览 • 0条回复
这段时间春节,那都不想去包括走亲访友,天天待公司上网发呆。
因为无所事事,而心中又常常割舍不下过去,几年了这份情一直魂牵梦绕。
不知这些话能和谁去说,只能到本地南太湖吐吐心声。

70后的我从小出生在周边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县城,快乐的童年和所以的孩子一样,小学在村里读到3年级就走读镇中心小学了,每天来去得花2个小时在路上。
所以读中心小学1个月后就骑着母亲的飞鸽自行车踏半脚头上学了。
到了4年级末因为自己有特长被选来了湖州读书,一一细节不在道来......初中在湖州中学混了几年又被选去了杭州......然后遇到了90年代人人自危的禽流感回到了湖州读高中。

故事开始了,在高中2年级我认识了这辈子的第一个女人,一个文文弱弱的周边区水乡女孩。
一曲梦里水乡到今天依旧在我耳中回荡,当然也是我手机里不变的歌曲。
高中,大专,工作了一路走来这份感情没有一点改变。
我想像我们这样的感情该是一生一世在一起了吧。
用现在的话说三生三世我也愿意的。
然而没有一条路是平坦到终点的,慢慢的事情来了。
我父母想我娶她到我们县,她们家却希望她待湖州市里。
狗血的剧情很多都是重复的。
当时大专毕业县里照顾我给地方做了点荣誉,分配回本县只做了一个小学教师一个月工资1260。
在工作的第二年,那时候已经二个人在一起了当然是身体。
她也放弃了湖州的工作住在我县城的家了,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我在周边镇上班基本每天公交车或者摩托车早出晚归。
快乐的日子很短暂一晃一年过去了,恋爱八年了该谈婚论嫁了!我们家也是一般人家当时我们县大概80-90毛培平估计就10万左右,而湖州基本27万左右吧。
自己年轻没本事都要靠父母二家人为了买房子和房子大小闹僵了。
她回了家以后就不理我了。
我心灰意冷辞了工作去了一个亲戚公司混了半年也不好。
当时刚好一个好朋友在J兴发展的不错。
邀请我去了J兴。
安排在污水治理这块。
那段时间我们湖州的公安局长也在J兴当政法委书记。
平常也有照面为人非常不错的一个矮个子。
和谈了8年的她联系很少听说她家人给她相亲了。
也祝福她吧。
自己也是一个性欲很强的人也会给自己找理由,反正分手了就找个呗。
这性欲的问题也为后面埋下了伏笔。

到J兴半年后一次篮球赛市机关单位篮球赛,我快攻三步上篮被法院队一个八一退役的中锋强帽锁骨骨折了住进了J兴武警医院。
当时我和父母关系也很谈,他们怪自己没本事给我湖州买婚房好像感觉亏欠我。
也极少联系我。
我心里一点不怪他们。
但是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住院期间那个朋友基本天天照顾我,好吧我朋友是个美女,J兴选美前三的。
本身我就是小头控制大头的无脑之辈。
又想反正和那个她有缘无分了。
出院了我们就同居了。
当时我有分配的宿舍的一套70平左右的房子免费住。
她父母也非常认可我常叫我去她家吃饭住宿。
她的妈妈是我认识所以人中最好的。
本来以为就那么安安单单过了吧。
没想到又起波澜了。
到J兴的第2年湖州织里的师兄弟结婚了给我发了请帖。
我就那天下午回湖州喝喜酒了。
不知道那个师兄弟把我回湖州的事告诉了高中大学一起走了8年的她。
她估计也是心中有我相亲永远没有如意的,那天晚上她哭着打电话给我,哭的我好比喝了农药心里还难受。
我本身就不是一个果决的人。
就晚饭喜酒喝好到了湖州她租的房子里天昏地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有第6感那个J兴的女孩在半夜打电话给我。
我说肚子饿下去买点东西吃接了电话。
其实二个女人都不是傻子。
都是七窍玲珑的人。
当然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回J兴就时常和湖州联系了。
那个J兴女孩有亲戚在澳洲,希望我陪她出国。
我家中就我一个儿子。
当然这只占一半原因还有就是心已经又很大一部分想那8年一起的点点滴滴了。
那段时间她也感觉出来了在宿舍疯狂ZA。
第三年过年了回家看我父母。
她也来的把她的想法说了。
我父母随我。
好吧一笔带过反正总是我不好和J兴女孩子分开了。
她也马上结婚了。
我父母一周内给我按揭湖州买了房子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